叶太

#尘舟[超话]#
EP 20

九州缥缈录 | 吕归尘 x 白舟月

自截自修

图源:悦影天下,1080P无字幕

尘舟初见,小舟同使臣见过百里国主后面见世子。一开始世子并没有松口要去天启,但小舟出面以为世子不舍新婚妻子,此时世子对小舟多了一个关注眼神(见图)。在此前小舟送上茶时,世子都无眼神。

在世子犹豫的时候,小舟说话,世子松动。

“一个人的快乐毕竟是庸碌的快乐,像世子这样的人是不可以庸碌的”

发微博好像不能在超话里看见,就发lof吧。边修图边看剧。

初祸

小片段练习,枯萎了,其实还是在讲背景,无剧情。


「1」不速之客


警队的航班不过前脚刚抵哥本哈根,后脚卓慧思就被一哥授意折返香港。


“寒战行动的总指挥……等Elizabet回来让她协助你,杰辉”


曾向荣有些头疼,距离他退休的日子还有两个月,他只想无波无澜的卸任。至于别的事?应该是下一任警务处处长去烦恼。可眼下寒战行动的展开,让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或许会比03年的事,更加严重。


曾经埋下的罪恶种子,经过了十三年的生根发芽,逐渐长成。


所有的一切,才刚刚开始。


卓慧思抬眼眺望二十三楼的O记,灯火辉煌,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夺目。对于她来说,O记并不是一个拥有美好记忆的部门。


“嘀”

“Madam”


O记的办公室里,其余人早就出去透口气了,张国标将咖啡递给庄子维。二人看着满墙的照片,思索着下一步应该查下去。邝sir的死太过意外,媒体整天盯着他们,时刻准备写一个「劲爆的、惊天的、警队大秘密」,因此压力大是必然的。背后传来窸窣声,张国标一回头,正撞上了卓慧思同杨sir进来。


“案子目前有什么进展?嫌疑人是他吗”


她的声音还有着一丝沙哑。手直指在最中间的照片上,指尖下滑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。


梁笑棠。


「2」祸从天降


梁笑棠突然打了个喷嚏,心里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。他不停的看着手表,离着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分钟,如果那个人再不来,他就准备走了。但又该找谁?


脚步声逼至,刘杰辉自黯黑的楼道中走来,月光下的天台,梁笑棠可以看到他手中捏着一份文件。大约在几个钟头前,刘杰辉收到这份档案,里面清楚的写着梁笑棠是邝智立派出去的卧底。


可目前,梁笑棠是杀死邝智立最大的嫌疑犯。谁说卧底不能因一己之私,杀掉上线?


刘杰辉因为要查证一件事,所以迟到了,他也不着急着解释。


“刘sir”


两个人并没有过交际,气氛微凝。


「3」谁是棋子


饶是刘杰辉知道梁笑棠不是凶手,但在表面的证据链上,他不可能驳回庄子维的申请。三件case,不过才解决两件,还有……冲锋车。


会议结束后,卓慧思眼神从他身上扫过,她看出了他的焦头烂额,也已经知道邝智立的“真实”死因。她需要做的不多,只需要好好的帮助这位署理处长完成所有事。至于别的就该由律政司出面,将这出戏漂漂亮亮的收尾。


所有人都准备好送刘杰辉一程。


「4」真相是假


“本席宣判,被告梁笑棠谋杀邝智立总警司罪名成立——”


电视台实时跟进播报,马学仁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则新闻,双手抱臂,陷入到另外的沉思之中。他已经预测到,这里面裹挟着的一层层阴谋,所有人都是一颗棋子,被幕后黑手推到应有的位置。


指针

裴若男满心以为自己会夺回天堃的主导权,但没有料到这个主场再也不会由裴家做主。

​一切的改变,都是从她发现的那份股权转让书。

时针指向了9点,今天已经是裴若男最早收工的一天。问过秘书,韦航还在23楼加班,她决定给他一个惊喜​。路过主席办公室的时候,叶秋已经走了,她站在玻璃窗外看这个房间心情五味杂陈。

曾经那个位置是属于自己父亲的,现在里面的一切都改变了。从姓名到陈设,唯一还在的是父亲留下的那幅字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。

外面的人提起天堃想到的都是叶秋,而她的父亲,天堃曾经的掌舵人,早已被健忘的股民抛之脑后。至于她?不过是叶秋留下的一面招牌罢了。孤女一个,翻不起风浪。为此,她不服输。抛弃了自己喜欢的舞蹈事业,入主天堃董事局,她要替父亲拿回裴家的一切。

好在她不是孤身一人,有韦航。​

叶秋的主席做的很轻松到点就下班,不少事都是一律推给她与韦航完成,然而她这位ceo因为一窍不通加班是常有的。裴若男愤愤不平提起这些事时,韦航总是若有所思的与她说,你低估他了。最后事实证明,连韦航也低估了叶秋。

23楼,韦航不在。

桌上的文件摆的很多,裴若男随便抽了一份,里面的内容让她面有错愕​,叶秋要将股权全部转让给李霑之!而且叶秋自己已经签字了,这就证明她是唯一不知情的人。

“Flora,几天后天堃就会易主,叶秋就会退出董事会,你就会坐回主席的位置。”

“如果现在消息传出去,明天天堃的股价大跌。Oliver,为什么叶秋会签这份协议?”​

“我会离开天堃的。”

韦航也难以解释,这并不是他所清楚的,他唯一知晓的便是三年前在泰国,李霑之同叶秋已经商议好了一切,而他负责在天堃帮助叶秋。

“除非他真的姓叶,不然明天董事会叶秋就会出局”​裴父如此跟女儿说。

一切都是未知数。

叶秋并没有出席这次股东大会,其余的股东交头接耳,揣测着将要发生什么大事了。但令他们感到震惊的不是裴勋奇出现,而是俞敬远。俞敬远与天堃的关系,知晓的人不多,或者早就忘记的了。

他曾经是叶审言的御用律师,直到现在叶家的一切都是他在经手。令人担心的隐患终于出现了,那一刻裴勋奇反而松了一口气,原来叶秋真的是叶家人。

“李霑之千算万算以为能拿下天堃,反而漏掉一条,叶秋是大sir的儿子,天堃本来就是叶秋的”

事情已经过了一周,叶秋也并没有公开出现在任何场合。他去了哪里?​

韦航回到了润生,担任李霑之的左右手。至于那天董事会的事,他和李霑之都绝口不提。​

三年前在泰国,李霑之已经想进入政坛,但是他的对手太多也太厉害。

他瞄上了当时濒临破产的天堃,天堃虽然不及往日辉煌,但旗下的产业链依旧庞大,涉及整个香港的各行各业。并且作为老字号,天堃是一块写着良心二字的金字招牌。李霑之知道如果自己掺和进去,一定会被有心人盯上,天堃也落不到他手上。

李霑之也从来不会认输的,他忽然意识到,叶秋手中握着他的把柄比他的筹码更多。那一刻,他忽然感到有些力竭,他筹谋已久的计划竟然连叶秋也未斗过。

可笑。

同时他开始怀疑叶秋的来历,直到吕慧心查到了一件事。

”叶秋在97年的时候曾经差点因伤人被律政司进行刑事检控,保释并且替他摆平一切的人,就是俞敬远。俞sir以前可是大sir的御用大状,我怀疑他是叶审言的儿子。”

叶审言。

罪与罚

出事前三天

凌晨三点,O 记与SDU 的联合演习才做了收尾,石米高顺路将邝智立送回跑马地。

大厦外的按铃声惊醒了本昏昏欲睡的陈伯,他从监视器里看到了邝智立。想想,他也有半个月未见过这位邝sir 了,连忙戴好了帽子再为他开门。

连续几天的联合训练,让邝智立十分疲惫,加上最近处长和大半宪委级的高层去了哥本哈根,落在他手上的事情更多,连家都有小半月未回过。邝智立冲着陈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,他连话都懒怠多说一句。

陈伯回到休息室时,看见一旁的快递,又追了出来。

“邝sir 有一份你的快递,已经到了好几天”

邝智立原本已经到了电梯口,伸回欲按电梯的手,从陈伯的手中拿过快递袋。上面的地址写的是中环某家的律师楼,那应该与她有关。这一次,他扯了一个笑,声音依旧毫无温度的道一句,”多谢”。

陈伯摸着头正打算再说几句时,邝智立已经背对着他,他只好讪讪的摸了头,折身走回。

”陈伯”这一次是邝智立开口。
”16楼B的住客要搬?”

”是呀,陆小姐前几天回来,然后就要卖房。邝sir你们居同一楼,你有没有兴趣啊”。

长夜寥寥,陈伯巴不得多和人说几句话。电梯口处张贴的一张房屋出售的启事,很显然邝智立是看到了这个。他同陆小姐关系不错,因此也想顺便提她推销推销。

”没,随便问问”

”叮”电梯到了。

回到家依旧是寂寞与冷清相随,打开电视机亚视正在播的是《我与僵尸有个约会》,音量逐渐放大,邝智立一点也不担心会惊扰到邻居。

处长从哥本哈根回来后,想必就要申请提前退休了。届时最容易登上CP的应该就是李sir ,只要不出现五年前苗sir那种变故,前线警察的支持率来说李文彬远胜于刘杰辉。毕竟,花了五亿四千万搞的第四代通讯,大大削弱了军装的福利,已经让前线很多警务人员十分不满,但是上面挺看重刘杰辉的。决定权在他们手上,不到最后谁也不知结局。

拆了快递,果然与邝智立猜测的一样,离婚协议书。拉锯了两年,他也终于决定签字。人生有多少事,不到最后那天都难以预料。他想起同陆永瑜结婚那日,他问。

“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怎么办?”
“后悔了就离婚吧”​——她答。

现在房子也卖了,大概以后真的不会再交集了。如果邝智立知道,三天后自己就会死,那他还会不会签字?

不期而遇

2005年

高玉一下机就接到了来自父亲及三姑六婆的连环call,结尾时无一例外都在提醒她,今晚会在龙凤祥酒楼为她“洗尘”,最好还打扮的漂亮点。不用说她也能猜到,大约是为她安排了的一场合适的相亲宴。

高玉离开香港快三年了,刚刚在LA修读完一个心理学课程,这次回港是参加三姨妈孙子的满月宴。

——

“怪不得”,高玉忽然想起来那位表弟比他小三岁,如今表弟的儿子都满月了。

的士停在白线之后,就扭开了收音机。但你还能听见滴滴滴的响声,红色的灯光一点点闪烁,直到转为绿色。车子唰的一下就冲了出去,司机仿佛还有些得意于自己的车技。若是他扭头冲着高玉讲,自己是秋名山车神,高玉也会信的。

天不遂人意。

中环,出事了。她远远的看见黑色的烟腾空,“有炸弹啊,别过去”不知是谁先传出这样的消息,人群中又是一阵骚乱。无数车被早早赶来的EU挡住,谁都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。

出于医生的本能高玉决定去事发地点看看,​不知哪儿的一群人争先恐后的,将她撞了一个趔趄,幸好身后有人将她扶住。

“多谢”​

还没等她看清那人样貌,人就已经不见了踪迹。高玉来不及细想,只随着前方的记者去现场。

当一幕幕惨烈的场景映入眼帘,高玉咬咬牙也冲进了救援现场。附近的医院已经派了车过来,但受伤的人实在太多了,有的是被流弹打中,有的被炸弹的余波所伤,总之一条街都能听见哀嚎。这还算好的,坏一点的,大约就是永远也醒不过来了。

“珠宝店有个女人正在试钻戒,哪知道炸弹一炸,整间店都没了,现在尸骨都难找着了”

“那她的家人会多痛苦?”高玉的心里这么想着,向珠宝店投去一瞥。就是那一眼,让她心惊肉跳。警方不知怎么做事的,一个小女孩正站在珠宝店的招牌下,那悬悬欲坠的招牌风一吹就会坠落。

“小心啊!”高玉想,要救一个人真的好难。不过几米远的距离,她担心着若是迟了一步招牌掉下来了怎么办?好在,有个人赶在她之前抱走了孩子,小女孩反应迟钝的看着两个人,而后才放声大哭。高玉细心的哄着她,渐渐的小女孩止住了哭声。

此时她才有空打量身边的人,他刚才之所以没有离开,全因为小女孩一直抱着他的大腿,不肯放过他。

“你的脸脏了,擦擦吧”

“多谢”

递过来一方纸巾,高玉看着他的手,再看到西服上精致的袖口,是刚才的那人。

医院增派了人手,场中的局势逐渐控制下来。听的警笛呜呜呜开走,夜幕降临,高玉才松了一口气。毫无仪态的靠着711外的窗,准备拿手机出来看看时间。

已经没电了。

此时才想起来,自己要陪父亲和三姑六婆们吃饭。呀!这下怎么办?依旧是那双手,递过来一瓶依云。

“多谢”

想想,这是高玉今天第三次对这个男人说谢谢了。

“能不能麻烦你,把你的手提借我用下?我的没电了”男子毫不犹豫的借出手提给她,当高玉播出那串号码时,上面写着一个名字,Henry高。电话里的那头,高父本正就为女儿不回电话担心,接到这个电话时,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。当他听到自己女儿声音时,更是收不住的讶异。

“你去哪儿,我送你”

“龙凤祥”

“好巧,我也是”

换妻play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2325706/

去年还是前年激情摸鱼的,那个时候还挺喜欢的。灵感来源于tvb经常换妻搭配吧……后来被b站🔒了,昨天重新传了下。

起风

『酒鬼』

今天是十五,是酒吧清账的日子。阿冰很焦灼,慌乱中她喝了阿文的水杯,打翻了小乐的盒饭,估计再下去连happy都看出她有心事了,happy是老板娘温妮养的猫。

阿冰在等一个人来,他欠了半个月的酒债,她也是被鬼迷了心窍,才答应赊账的。

半个月前。

“今晚曼联对阿仙奴”刚过了六点,酒吧里人就多了起来,今晚有球赛比平时更热闹。阿冰就是听了阿文的话,才认识了那个有点邋遢、话多,还有点吝啬的私家侦探,邱建邦。

他每次来的时候都坐在窗边,都要加冰的威士忌。阿冰听说他很帅,与重庆森林里面演阿武的金城武非常像,眉目英挺,深邃迷人。酒吧里的女服务生都暗恋他,如果要说唯一美中不足的,那大概就是他是个穷鬼。

“可是他帅啊”
阿冰因为这个念头,为他压了半个月的欠债。今日是酒吧盘点的日子,要是对不上数,就要自己贴钱了。想到这儿,阿冰便没有那么喜欢邱建邦了。男人要那么好的皮相干嘛?是专门迷惑女人的吗,她也被迷了进去。

阿冰并不是第一个因为邱建邦的“美貌”而陷进去的。
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

姗姗来迟的邱建邦,又点了一杯加冰的威士忌。坐在窗边,晚间的新闻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播报着,隐约间能听见“立法会、权力及特权条例、警务处长”等字眼。

温妮替阿冰把酒拿了过去,今天的丘健邦很像有心事的样子。
"你喜不喜欢差佬啊?"
丘健邦以前是个警察,或者说他还当过卧底。

03年的时候香港电影出了一部无间道,那时他也去看过,跟陈永仁一样半缩着身子,只不过他多戴了一顶鸭舌帽,用衣领遮住了鼻子以下,只留一双眼睛。旁边座位的小孩,在暗中盯了他好久,电影散场的时候还学着给他敬礼,叫了一声阿sir。

从来没听人叫他一句sir。


【港圈|警匪|群像】大丈夫

https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0296351/

一直拖着的频,复健。想试验一下这个软件,但是这个水印我,只能88。心里苦,字都不想加了!!本来定的bgm不是这个,后来搜到发现这首歌是警队之歌就用了。剪的也不是很好,哎看脸吧。

这个算之后要剪的视频的小样吧!希望能有同好可以讨论哎!部分用的角色名,部分已换名